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> 城子坦镇 >

辽宁大连局地遭遇近50年最严重水灾

发布时间:2019-07-27 01:51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随着暴雨结束,全市防汛抗旱工作,昨日开始进入灾情统计阶段。记者昨日从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,全市所有水库,要求在8月7日前,水位全部降至汛限水位以下。所有前期封闭的道路桥梁,必须经过由管辖权的交通部门的安全鉴定,方可恢复车辆通行。

  经过几天的高强度坚守,市防汛抗旱指挥昨日进入了正常工作状态,记者昨日下午来到这里时,指挥部的工作人员难得地有了一会休息的时间,事实上,从7月份以来,这里就一直绷着神经,有很多人连续几天不能合眼,一位工作人员疲惫地说,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。

  防汛抗旱指挥部的工作是监控雨情、水情,不断收集各地水库及降雨等信息,然后会同有关专家进行会商,根据即时情况制定防汛预案的部门。

  指挥部设立水情信息中心,通讯中心、大屏幕监控中心,通讯中心、灾情统计部门等等。在8月3日的暴雨期间,全市所有水库的信息需要一小时就要上报一次,随时都要监控台风的走向,全市可立即进行视频会议,部署防汛方案。

  从昨日开始,防汛指挥部开始统计灾情,并要求每日进行灾情的统计汇报,另外,还要统计受淹农田排涝情况,水利、交通、电力、通讯等基础设施的抢修情况,人员转移安置的最新情况等等。

  到昨日下午4时,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相关人士表示,碧流河水库的泄洪量已经从最高时的3100立方米每秒,降至了1000立方米每秒,由于泄洪量的降低,对下游低洼地区的影响,有了非常明显的缓解,一些地方的洪水正在消退。

  但是1000立方米仍是一个不小的数字,指挥部表示,正常的情况下,碧流河水库的泄洪量大约为600立方米每秒,由于碧流河水库泄洪河道出现了险情,一处堤防损毁,因为仍在泄洪,目前尚未彻底修复,专家采用了一个临时方案,对水库泄洪以及附近区域的安全,不会产生影响。

  指挥部要求,到8月7日前,要迅速采取措施,将所有辖区内的所有水库的水位降至汛限水位以下。

  所有前期封闭的道路、桥梁,必须经过有管辖权的交通部门进行安全鉴定后,方可恢复车辆通行。

  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表示,截至昨日的灾情统计是,受淹乡镇57个,村屯381个,18547户居民被淹,19154人受灾,69万亩农田被淹,将近万亩果园、10万亩设施农业被淹,320米国道、将近8公里省道、将近500公里的村路、571座桥梁、130公里河堤损毁,2座水库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险情。目前,高新园区、旅顺口区、甘井子区还没有灾情报告。

  昨日13时,记者从碧流河水库管理局了解到,洪峰已安全度过,上游最大来水量从每秒3500多立方米,降至每秒500多立方米,水库危机暂时解除。这也标志,如果近两日不再出现强降雨天气,碧流河水库就安全了。

  碧流河水库最危险的时刻出现在8月4日3时,水库管理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,当时洪峰以每秒3500多立方米的速度通过大坝,上游来水量达到近50年来的最高值。洪水如脱缰的野马冲出闸门,迅速将大坝外左侧的河道堤防冲塌。“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情况,河道堤防一塌,很快洪水就会倒灌回来,影响到大坝的安全。”而碧流河水库一旦出现溃坝,后果会如何,这是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。所以在这危急时刻,省市两级领导坐阵水库,一线指挥,打响了碧流河水库保卫战。

  指挥部调集了大批公安民警、武警官兵与驻军部队,并运送来大批每块重达数百公斤的石材,抢险人员花费近10个小时,在坍塌的堤防上搭起了一道挡水石墙。在此过程中,一家附近的石料场还主动拉来数十车石料,免费提供给救援人员。经过军民们的共同努力,终于确保了水库的安全,有效地减少了洪灾损失。

  晨报讯(首席记者翟丙军) 昨日,记者在普兰店市受洪涝灾害最严重的城子坦镇看到,洪水仍然未退去,半座镇子还泡在水中。据当地抗灾指挥部工作人员介绍,这场水灾为普兰店市近50年来最严重的一场水灾。

  此时,正是庄稼成长、蔬菜成熟的季节,一场水灾,让当地农民损失惨重,在普兰店部分受灾严重的村庄里,一些农民可能要面临颗粒无收的困境。当地农业部门已经做好准备,一旦洪水退去,将立即组织村民投入恢复生产。但直到昨日,受海面大潮与上游仍有来水的因素共同影响,一些受灾村庄里的洪水水位尚未有明显降低。一些居民担忧,自家的房屋长时间被浸泡在水里,可能会让房屋变成危房。对此,当地政府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待洪水退去后,他们会组织技术人员,对受灾居民的房屋进行安全性测试。

  普兰店市城子坦镇源发村是一座大棚村,村民主要种植黄瓜,是市里挂牌的“大棚黄瓜基地”,现有蔬菜大棚372座。这座村庄于8月3日接到洪水预警,8月4日被淹后交通中断,至今仍处于被洪水包围的“孤岛”状态。昨日下午,记者通过绕路、涉水,最终艰难进入了这座村庄,近距离感受到了受灾村民所面临的困境。

  王金山眯着眼坐在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柏油路上,看14岁的孙子在小水洼里用网捕鱼。田玉枝在唠叨丈夫不要把抽剩下的烟屁股随手乱弹,万一弹到别人身上烫着了怎么办?王利刚光着脚站在柏油路上,对着几个邻居眉色飞舞地吹嘘自己在喝了半斤白酒后,如何熟练地驾驶着摩托车在国道上飞驰,并镇静自若地从交警眼皮子底下逃过了检查……

  这是源发村一段正常的午后时光,唯一不正常的是,村庄里超过一半的房屋此时正泡在洪水里。8月3日,村民接到预警,可能要有洪水来袭。8月4日清晨,村干部挨家挨户动员,要求大家撤退到村子里的高处。8月4日中午,滚滚而来的洪水漫过了农田,到了当天下午,超过一半的房屋已经变成了水房。然后,通往村里的公路被淹,交通中断。

  现在,源发村只剩下几座小山与一小段公路还保持干爽,其他地方一片汪洋。村民们夜晚住宿在自家屋顶上,白天则三三两两聚在公路上聊天,或者回到自家院子里结网捕鱼。村里的几眼水井悉数被淹,电也停了,村民的手机因无法充电而陆续关机,到昨日下午,大部分村民已中断了与外界的联系。

  这座村庄因为紧邻碧流河水库与红旗水库,每到大的汛期,水库一放水就会被淹。所以,村民们面对洪涝灾害时,显得比别村更为平静,这一次也不例外,当洪水的消息到来时,村民们并没有选择逃离村庄,而是躲到高处静静等待。在他们过往的经验里,洪水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  “最多淹一天,第二天水就退了。”王金山说,但是这一次,王金山的老经验似乎不起作用了,一天过去后,村子里的水位还没有下降的迹象。于是,村民们心里有些发慌,一个是担心房屋与大棚长时期浸泡后会坍塌,另一个更迫切的担忧那就是没有水和食物。

  洪灾发生后的一天多时间里,村民每人只领到了两瓶矿泉水、两根火腿肠和一袋面包,这点食物对于平常吃面条都论盆儿的村民们来说,实在是还不够塞牙缝。于是,他们急于想知道外面的情况,洪水啥时能退?救援物资啥时能来?

  昨日清晨,有村民涉水去镇里打探了一下,带回来一个爆炸性消息。这位村民说,镇里救灾点的食物与矿泉水堆成小山,物资一点都不紧缺。由此村民们便觉得,外面送进来的救灾物资可能已被村干部给私吞了。

  村里的副支书老刘出现时,马上就成了被村民围攻的靶子,大家纷纷质问他,面包、火腿肠和矿泉水哪里去了。老刘想解释,但村民七嘴八舌,搞得老刘有些插不进去话。后来老刘急了,就诅咒说自己要是多吃一口就烂嘴,多喝一口就烂嗓子。这个诅咒,终于让村民稍稍安静了一些。但不信任的情绪依然在弥漫,村民们仍在追问救灾物资到底哪儿去了。

  “路都断了,面包根本就送不进来嘛!”老刘摊着双手说,“从昨天到现在,我就接到两橡皮艇吃的,全都发给你们了,不信你们到村委会去搜,看看还能不能再搜出一根肠。”

  针对老刘的说法,记者现场电话联系到了当地救灾指挥部的总指挥,进而确认了老刘真的没说瞎话。据这位总指挥介绍,洪灾发生后,当地政府曾组织车辆往源发村运送过物资,但最终因为道路中断而没能成功。

  “现在只能用橡皮艇往里面运东西,可我们只有两艘橡皮艇,这两艘橡皮艇主要还在担负着搜救被困群众的作用,毕竟救人是第一位的。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,镇里基本已经没有被困群众了,所以接下来就是全力以赴往源发村运送物资。”这位总指挥说,事实上就在记者打电话时,已经有一艘橡皮艇,满载着食品与矿泉水送抵了村口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后,老刘顾不得再和村民分说,匆匆招呼着几个村民小组长,跑到村口去搬运物资了。

  由于橡皮艇不再担负救人职责,而是专门运送物资,所以到了傍晚时分,源发村的食物与饮用水也开始一点点充足起来。村民不再为饿肚子而担忧了,可牢骚却依然存在,最主要的牢骚点是,这次洪涝灾害让村民的财物损失太严重。

  “房子被淹了,炕也塌了,家具都变形了。”村民潘丽说,“再泡两天,房子估计也没法住了。”除房屋内的损失不小外,农田里的情况也让村民振奋不起来。

  “水稻、玉米全泡完了,大棚也保不住了。”副支书老刘跟村民有同感,作为一个远近闻名的大棚村,这里共有蔬菜大棚372座,如今已悉数被淹没在洪水中。老刘本身也是大棚户,他给记者算了这么一笔账:“里边的菜苗全损失了,一座棚的苗钱约2000多元,大棚上的草帘子全泡坏了,一座棚的草帘子钱约6000元,大棚的土墙全泡坏了,重垒一道墙得花10000多元。”

  粗略算下来,平均一座大棚损失20000元左右,而这笔钱,几乎是一座大棚一年的全部收成。“一场水下来,我们一整年就白辛苦了。”同样也是大棚户的王利刚说。

  “作为村干部,我们只能跟村民讲,要服从大局,为了让全市人民能喝上咱们的碧流河水,有时候咱们该奉献就得奉献。”老刘说,“但是这话讲多了,村民也不愿意听,毕竟谁家损失谁心疼,所以有时候当个村干部也很不容易,两头受堵,咱只能站在中间作难。”

  渐渐的,夜幕降临下来,食物也分发的差不多了,一些吃完了饭的村民开始趁着最后一丝光线,涉水回家,上屋顶睡觉。记者也结束了采访,离开村庄,由于停电,远远回望,村庄渐渐被夜色所笼罩,显得十分宁静。

  源发村进入了它正常的夜晚时光,唯一不正常的是,村庄里超过一半的房屋此时仍泡在洪水里。

http://rumblepet.com/chengzitanzhen/158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